农民工欠薪案件研究报告2

(四)收取押金、克扣工资的现象仍然大量存在。

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都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在招用劳动者时,不能向其收取任何形式的押金。但有些单位仍然向劳动者收取押金,如产某等35人欠薪案中,用人单位向35名工人收取了35000元押金,在辞退产某等人后,仍拒不退还押金。此外,有些用人单位还随意扣发劳动者工资,尤其是双方发生争议或者劳动者辞职、被辞退时。在孟某、薛某等人被拖欠工资案中,用人单位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就克扣了农民工的工资。

扣发工资是用人单位针对劳动者违反规定或有其他过失的最常用的经济惩罚权行使方式,但这种权利的行使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在2008年之前,企业对员工的处罚主要依据1982年国务院公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奖惩条例》。该条例于2008年被废止,废止的理由是:已被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代替。根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对劳动者的惩罚仅限于解除劳动合同。比如劳动者如果有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或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伤害的,或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工作造成严重影响,或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等情形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不必支付任何经济补偿。但目前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处罚的,经常使用的并不是解除劳动合同,而是在规章制度中直接做出相应的经济罚款规定。如工作站援助的崔某欠薪案件中,崔某因追讨其加班工资申请了劳动仲裁;单位得知消息后,立即提出反诉,说崔某在工作中损坏了单位的一套价值50万的设备,要求崔某赔偿。还有工作站提供咨询的张某欠薪案中,张某是某货运公司的司机,当其因单位效益不好辞职时,老板借口说张某在某次运货时发生了车祸(张某因长时间连续开车疲劳驾驶造成车祸,加班开车其实是单位的安排),要扣其5000元工资作为处罚,其依据的就是单位的规章制度。援助律师问明了该货运公司的规章制度并没有征求过职工的意见,也没有向职工公示,告知张某可以直接向老板追讨其工资,并可以向劳动行政部门投诉。与此类似的案件还有不少,上班迟到早退要罚钱,没完成工作任务要罚钱,工作质量不合格要罚钱,与顾客争吵的也要罚钱(从事餐饮住宿等服务行业的),甚至与老板顶嘴也会被罚钱,总之罚款的名目不一而足,而且五花八门。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建立和完善劳动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在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实施过程中,工会或者职工认为不适当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通过协商予以修改完善。用人单位应当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如果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完全符合法定的程序要求,能否在其中规定对职工的经济处罚?从学理上看,企业对职工的处罚权是毋庸置疑的,但应有限制。我国台湾学者黄越钦认为“劳动者在工作中,违反雇主依管理权所作之规定或指示时,雇主得对之加以惩罚,但应区分为两部分即一般惩戒权与特别惩戒权;前者指依据法律规定在具备法定要件时,雇主得对之为惩戒者即得加以惩戒,例如惩戒解雇,或依民法之规定劳动者对雇主之生产设备等予以破坏,雇主得对之主张损害赔偿者是;后者则其惩戒权之基础在法律规定之外,而系事业主之特别规定,在学理上称之为秩序罚,此种惩戒在本质上是一种违约处罚,其方式例如罚钱、罚扣薪水、罚加班、降级、延长试用期间等。这种处罚必须事先明示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