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汇总父亲疑似心理扭曲,母亲产后抑郁,精神分裂,我也曾轻度抑郁,我该怎么办?
VioletW 提问于 5月 以前

        我今年28岁,父母于我两三岁离异(由于我母亲在结婚后患有产后抑郁,后精神分裂,他们离婚,后来一直跟着父亲生活)父亲结了三次婚,于我初一时结了第三次婚后他婚姻生活才稳定。期间,我跟父亲前前后后搬房租房三四次,很没有安全感,在经历父亲第二任妻子时,这位继母对我嘶吼,打人,可父亲全然不知。最后遇到第三任妻子父亲婚姻才算尘埃落定。
 
        我觉得我父亲心理扭曲要在我小时候说起。
         在我7岁时,当时还很小,只有我和他同住,常常在外打牌,当然这无可厚非,有一晚,我看父亲凌晨12点多也没回家,我当时胆子大,下着雨,我到处去问父亲玩的好的叔叔,以及大街上打牌的地方到处找,后无果。父亲于第二日清晨回家。我知晓父亲在我7岁时也夜不归家很难过,遇到这种情况,我也没去找过他了。所以,从小我对家庭的不安全感都是存在的。
 
        在我读幼儿园期间,我不不小心踩到他脚,他对我怒目而视,很愤怒的表情,并没有对我说没关系之类。也是在7.8岁期间,我偶然翻衣柜,看到父亲的报考研究生考试成绩,英语和另外一科分很低,由于小时候不懂事,我直接对父亲说,爸爸,你英语才考?分!(分数已记不清)他就很难受,突然又开始骂我,而我当时年岁很小!他内心面对很多事,我觉得他并没有正确化解掉,虽然面对年幼的还是亲人的我,他还是愤怒了。当然,这是情绪宣泄,很正常,可作为年幼的我,心里很是难受,面对父亲,我开始小心翼翼,自此也开始表现的很听话。
 
        我在11岁时,有一次父亲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他与第二任妻子离婚不久,我正在屋里看电视,他就突然开始骂我,骂我昧娘虫、不孝子等很难听的话,足足骂了十五余分钟。而我与这位刚离婚的继母期间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我唯一做过的是,这位继母对我太糟糕,我悄悄将我与她的合照剪掉了,后来被他们发现。但,这也距离此事发生很久了。他喝醉酒回家,我也并没有和他任何对话交流。
 
       12岁13岁期间,父亲遇到了第三任妻子,这位继母对我也算很照顾。由于在初中高中期间很懂事,成绩也不错,还算过着比童年顺利的生活。期间父亲忙于工作,应酬,晚上继母和父亲爱出去打麻将,我其实并没有太多时间了解到父亲的真实内心。晚上自己都是写作业或看电视,然而自己内心对于期待一家人其乐融融度过一个夜晚的美好生活却很是向往。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找到工作。工作期间,我尊重领导同事,工作认真负责,上进心强,办事也很得力,在单位相处及做事都很容洽顺手。在2016-2017年期间,由于单位人员调动,人手减少,工作任务繁重,我开始加班到两三点,身体很吃不消。甚至有一次,加上本身身体体质差,我在一夜之间就突然暴瘦了10斤,同事和领导也都看在眼里。然而父亲和继母并没有抽出时间来看我或照顾我( 在异地,驱车仅需1小时20分钟),他们的业余生活依然打麻将为主。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年多之久,父亲和继母也都清楚。终于,我在2017年3月,工作状态和精神状态不佳,单位领导打电话给父母,他们才驱车赶来接我回家。
 
        在这里,我也想说一下,继母在2014年搬家后,对我态度和照顾完全不同往前。她曾对我说,我对家里的狗都这么好,我怎么会对你不好嘛。还有,养我只是家里多一双筷子云云。我一直以来,对于她的关爱都非常感激,当然也有子女对母亲的爱在里面。我听了以后,瞬间很是心寒。再加上,我工作后她对我的不理不睬和冷漠让我真的是一时无法适从。再加上后来,我每次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我跟父亲诉苦时,她都以打麻将为由让父亲离开了。当然,父亲确实无忧无虑地去打麻将了,她也会跟随离开。这也让我非常无奈。
 
        父亲和继母的举动太让我寒心,而我对他们却是十分深爱。在2017年,我就开始抑郁,我把精力投入到信佛当中。每天念佛念咒,还以为自己是菩萨再来。确实精神恍惚,然而这种情况在一个月后就没有了。然而,父亲并不会在家里好好照顾我,在我最需要关心关爱的时候,他十分决绝地把我送进了家乡的精神病院。当时,医生并不愿意接收我,是他坚决要求,后医生同意入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二十七条:‘’精神障碍的诊断应当以精神健康状况为依据。 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违背本人意志进行确定其是否患有精神障碍的医学检查。‘’父亲违反了我自愿接受诊断的检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三十条“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 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 (一)已经发生伤害自身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的危险的; (二)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父亲并没有询问我是否自愿,我也并没有自害和他害的行为。父亲违反了自愿原则,就这样把我送进了医院。
 
         在医院期间,医生护士强制吃药,我本来睡眠状态很好,但由于药物原因,出院后,前前后后出现很多次睡眠障碍。住院3个月左右后出院。在住院期间,主治医生周某为2017年党员先进模范,家乡电视台在医院对他进行采访。然而在未经过我同意下,电视台在周某的安排下,我作为他的病人也被进行了采访。家乡电视台于七一庆党日期间对该段采访进行了播放。电视台播放中,出现了周某呼喊我的名字以及我的人像图片。虽然电视台打了人像马赛克,但是由于马赛克出现延迟,我的人像还是被公开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四条:“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格尊严、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受侵犯。 精神障碍患者的教育、劳动、医疗以及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等方面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姓名、肖像、住址、工作单位、病历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身份的信息予以保密;但是,依法履行职责需要公开的除外。”医院和周某违反了对我的姓名和肖像和可能推断出其身份信息予以保密的原则,这对我人格尊严和我未来的工作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这对我无疑是非常大的打击!
 
        我于2016年底申请了调动,2017年8月后回到家乡工作。当时与父母同住,但是矛盾也显发出来,时常与父亲吵架,每次吵架,他就说我情绪激动,有精神问题,有病,病没好。由于我工作调动后,工作上有落差,感觉自己不争气太脆弱,再加上父亲对我的不理解和争吵,以及自己在精神病院的经历,我有一次躲在床下哭,他就说我有精神病,有问题。父亲一直紧咬着我是精神病,我病没好,有问题,并时常在我耳边提起,是不是戳我伤疤暂且不说。作为我是他的亲人,时常对自己的子女这样说,他有没有想过,这对我是极大的伤害!所以,争吵也是常常这样引起。后来,我就姑且不说话了,(懂得退让和避免争吵我认为是十分正确的处理方式,然而在父亲看来,我依然没有做对。)他就对我说,你还把我当没当一家人,一家人就应该和和睦睦,欢欢乐乐,天天不说话,哭丧个脸,谁惹你了!我那么照顾你,天天给你做饭,你对亲人到底是什么态度!对家人给你的爱全然不知,你对亲人家人的认知存在严重问题!你看来是要送精神病院!(父亲还时常查询精神病的症状,常常这样朝我身上套和安罪名,然后抓住我是精神病的痛点不停地争吵)我就回怼他,你到底要让我怎么做?他就开始骂我不孝子,没良心的,你恶毒。但是,每次等他冷静下来,他又会说我很听话,孝顺,有礼貌。我才意识到,原来父亲内心是矛盾的,他对情绪的处理,到底是不是不孝子,到底是不是恶毒他是没有正确判断的。其实,他是将家庭外遇到的挫折和问题,遭遇的不满和愤怒一股脑地朝全我身上发泄!真正情绪存在问题的是他!后来,我意识到自己不能惹他生气,必须顺着他来,否则他要送我去精神病院!然而对于我自己,我开始压抑,我的情绪和难过也无处宣泄,这无疑才是容易生发精神疾病的诱因!
 
        很无奈,真的我也很无奈,可能我回家后没受到一点关爱,父亲和继母依然热爱娱乐生活,终于,我在2017年底产生了轻生念头,父亲认为我旧病复发,再次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我到底是该有多难过!后在医院呆了1个月后出院。让我更难过的是,父亲去向我所在单位请假,他对我们领导说的是,我的心理不正常。后来单位同事全都知道了,以至于在我谈恋爱时,对方闻说我同事言我精神不正常后分手。这对我的工作生活又一次产生严重的阴影。然而,我还是坚持认真踏实工作,工作干起来也算顺手。当然,还包括我的继母,她也告诉了她的朋友们,我初中的老师以及一些家里的旧友,告诉他们我患了精神疾病。
 
         就在今年6月,我看到一条新闻,俞敏洪说,一位优秀学子考了638分没考上北大,后来被家长指责精神分裂了,我才意识到,其实很多问题都出在家长身上。当然我并没有责备的意思,每天父亲对我要吃药的提醒以及我有精神疾病,要好好治病等说辞,终于让我忍无可忍,我告诉他,你知不知道,很多问题也出在你们自己身上,你还跑去跟我们领导说我不正常,你有想过这些事的后果吗?他说的是,这你要告诉我呀,你不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人与人是面镜子,要互相照,很多事要多争辩才辩得明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如果没做对,你就来杀我嘛!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杀父都说得出口,这是有多么偏执。
 
         在此之后,我跟父亲的争吵依然存在,他死咬住我是精神病和送精神病院的威胁仍然有,他对我说的话也开始更加刻薄,我也愈发发现他内心的不平衡和心理压抑,以及朝弱者宣泄的心态。然而这使得我终于认识到家庭问题所在,我也开始愈发坚强,没有再产生任何轻生念头,对工作认真负责,与朋友开开心心。可是父亲的争吵,继母的冷漠让我对这个家庭已经非常失望,我自己也是遍体鳞伤,我真的不敢再爱下去。我也经不起再折腾和伤害。
 
        我选择法律援助,公益援助,也是周围没有第三人介入,父亲也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情绪问题,以及语言和行为上对我的伤害,如果我再这么无视忽略下去,我怕自己未来生活和内心再受影响,所以无奈才选择这条路,请公益机构和法律援助中心可以帮助我。
 
       由于父亲一直紧咬我是精神病,不准外出居住,然而,我精神状态已经恢复,我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我只想提出的唯一的诉求,重新进行精神疾病鉴定,离开这个家庭自己居住。
 
 
 
 
 

1 个回答
李丽辉 用户 回答于 4月 以前

您好,对于您的情况我们深表同情。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人民法院根据被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他的监护人的申请,证实该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原因已经消除的,应当做出新判决,撤销原判决。如果您父亲之前申请过确认您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话,您可以自行向法院申请撤销原判决,确认您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
只有您父亲的言辞和病历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效力,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要离开家庭自己居住的话,自己决定就好。
祝您生活愉快!

Top